追蹤
其實 我知道你們都有在看 謝謝你們
關於部落格
其實 我知道你們都有在看 謝謝你們
  • 952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石中藏玉有誰知 問工作 黃菊枝頭生曉寒,人生得意酒需乾;風前橫笛斜吹雨,醉裡簪花倒著冠 隱世高人

 


渺渺前途事可疑
石中藏玉有誰知
一朝良臣分明剖
始覺其中碧玉奇






前途看來茫然,但不用懷疑。此事有潛力,有朝即可發跡。





凡事做事  這件事看起來前途茫茫,其實不然,這件事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。只要找來高人指點,這其中的寶藏就浮現了。









 
愛情婚姻 欲求姻緣來,還得賴媒人,有朝得引薦,姻緣始放光。
如今看上他,欲知前程路,君將得鑑賞,來日成一雙。
若已牽手中,欲問連理事,彼此能投緣,恩愛度一生。
若愛現裂痕,此情如何去,多些溫情意,感念對方恩。
若有第三者,勸君別難過,當他衡量後,還是元配優。




 
工作求職
創業事業
 求職找工作,有待明眼人,知君如美玉,即時得錄取。
事業問前途,潛力需開發,善用己專長,前景即放光。




 
考試競賽
升遷競選
 競試問前程,全靠己技能,盡揚己潛力,賽場得榮譽。
升遷問運途,需要君實力,潛能得鑑賞,明人來提攜。








籤詩故事一 ◇劉備求賢(三顧草廬、三顧茅廬





三國時。諸葛亮隱居于隆中之茅屋。劉備求賢心切,便親自前往拜訪,去了三次才見到諸葛亮(史稱「三顧茅廬」),劉備便叫其他人避開,對諸葛亮提問道:「漢室傾頹,奸臣竊命,主上蒙塵。孤不度德量力,欲信大義於天下,而智術淺短,遂用猖獗,至於今日。然志猶未已,君謂計將安出?」










諸葛亮遂向他陳說了三分天下之計,分析了曹操不可取,孫權可作援的形勢;又詳述了二州的州牧懦弱,有機可乘,而且只有擁有此二州才可爭勝天下;更向劉備講述了攻打中原的戰略。(這篇論說後世稱之為《隆中對》)。劉備聽後大讚,如獲至寶,力邀諸葛亮出山相助,於是諸葛亮成為劉備的軍師。










 
籤詩故事二 ◇常何薦馬周
唐太宗貞觀三年,天下大旱,災情嚴重,民不聊生。太宗憂心如焚,多次率領百官求雨,效果不彰,便召集群臣 商議對策。他宣佈,無論文臣還是武將,都要指出朝廷政令的得失,並提出具體改善意見。這可難壞了武將常何,他回到府中,愁眉不展。適逢家中一位名叫馬周的 落魄朋友,漫遊到長安,借住在他的府中。得知了常何的為難之事,馬周不加思索,伏在案上,洋洋灑灑的向朝廷提了二十多條建議,文辭非常優美。












次日早朝,常何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將奏疏呈現給太宗。太宗一看,這些建議有根有據,切中時弊,確屬可行。但武夫常何決非有這神來之筆,便問他是何人所寫。常何告訴太宗為馬周所寫。
















在常何的介紹之下,太宗預感到這是一位隱於「側陋」的賢才。傳詔獎賞給常何絹三百匹,表彰他推薦賢才之功,並派常何回家,請馬周入官見駕。
等了約半個時辰,不見馬周前來。太宗求賢心切,就加派官員駕宮中的四馬彩車去請。又過了半個時辰,太宗到殿外張望,還不見馬周入宮。他又派了一輛四馬彩車前去迎請,終於請到馬周。



















太宗見到馬周,廣泛問及堯舜的德治天下、孔孟儒學的思想精華、周隋的盛衰興亡以及當今的時弊和治國要略,馬周對答如流,見解精闢。太宗對馬周的才華和忠誠極為讚賞,不久拜為監察御史,也因此為大唐注入盛世之泉。











黃菊枝頭生曉寒,人生得意酒需乾;風前橫笛斜吹雨,醉裡簪花倒著冠


雲濤三劫解蒼生,一筆揮毫天下定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原文




姓 名:沐流塵 別 號:雲濤夢筆 性 別:男 身 份:冥界隱世高人,武癡武學傳人,"智流座"人選 出 場:(造型一)霹靂刀鋒24集 (造型二)霹靂異數之萬里征途15集 死 亡:霹靂九皇座 33集 門 派:冥界










根據地:不落風塵(不染凡塵),聽潮小築 師 傅:莫長鋏 同 門:俠刀蜀道行 好 友:平風造雨四無君,孤伶刀八荒無盡(王隱),極道天權 仇 敵:清香白蓮素還真,俠刀蜀道行,毀滅之源覆天殤 童 僕:離月 特 長:出謀劃策,運籌帷幄,化敵人為助力 造 型:第一造型未顯其鋒,雍容華貴;第二造型荷葉開襟,髻拈垂懸,筆不離手 所有物:筆,四無君佩劍,幻心甲(王隱寄存),莫長鋏手札,武癡秘籍天字訣, 武癡秘籍地字訣,武癡秘籍虛字訣 詩 號: 黃菊枝頭生曉寒,人生得意酒需乾;風前橫笛斜吹雨,醉裡簪花倒著冠 (霹靂刀鋒 24集 此句出自出自宋·黃庭堅的《鷓鴣天》的前半闕) 雲濤三劫解蒼生,一筆揮毫天下定 (霹靂刀鋒 30集) 配 詩: 花明柳暗繞天愁,上盡重城更上樓;欲問孤鴻向何處,不知身世自悠悠 (霹靂刀鋒第29集,觀夕陽之景 此首詩出自晚唐·李商隱之《夕陽樓》) 少時撫劍獨閑遊,披霜臥萍州 隨流飄蕩,任東西、情休休 今越期頤按白首,兜墨洗清秋 從頭細書,自揮灑、意悠悠 (霹靂異數之萬里征途21集,乍聞四無君遭鬼隱毒手) 草不謝榮於春風,木不怨落於秋天; 誰揮鞭策驅四運,成敗興歇皆由天 (霹靂異數之萬里征途 31集,空墓前悼四無君 此句出自唐·李白《相和歌辭·日出行》,原末句為"萬物興歇皆自然") 新豐美酒鬥十千,咸陽遊俠多少年。 相逢意氣為君飲,繫馬高樓垂柳邊 (霹靂九皇座 3集,與航谷風對吟 此詩系唐·王維《少年行》) 江湖不染塵、雲海點夢身、俗凡非凡俗、真智顯智真 (霹靂九皇座12集,九皇座智流座現詩) 登高壯觀天地間,大江茫茫去不還,黃雲萬里動風色,白波九耀留雪山 (霹靂九皇座29集,感嘆垂成功敗 此出自系唐·李白《廬山謠寄廬侍御虛舟》,此詩開篇"我本楚狂人,鳳歌笑孔丘"向來為名句;霹靂劇集中步懷真曾以此為詩號) 武 學:行雨流雲 幽浮光影 萬丈雲波 虛字訣·虛無縹緲 虛字訣·虛渡九空 虛字訣·虛返其實 地字訣·地一歸元 地字訣·地星化雨 天字訣·天絕俱滅 天字訣·天外有天 劍武 烙骨摧元 行雨流雲 萬里征途第16集,雲濤夢筆沐流塵與游染青衣裴千己三招之戰。淵停嶽峙,第一招的交手,意念的世界變作灰色。


















石破天驚之後,一個巍然不動,一個從容不迫。 一滴汗水落地,雲濤揮筆御氣,「行雨流雲」一招七轉,裂地而來,青衣袖風激盪,掌中已聚真武之力,反掌亦是「御武玄風」。風雨交加,兩大高手對決之第二招 令不染凡塵遭受摧殘。 幽浮光形 雲濤不知裴千己生死,躊躇於黑霧森林外圍,感受到邪氣沖天,遂有意進入一觀。可是黑霧森林地形錯綜複雜、路徑晦暗不明,雲濤立即提飽真元,夢筆點化之下, 靈光浮現;每走一處隨身之靈光即降為路標,以防"鬼打牆"之謎陣。(此式似非有名號之招式,但被官網認可) 萬丈雲波 九皇座第二集第一戰,沐流塵蒙面試探劍君十二恨之武學。四無君佩劍對劍架二層之劍,初次交鋒,兩人各有保留,暗藏玄機。劍君旋身至劍架,劍尖急轉,激起漩 渦般的氣流,正是「悲劍式」;沐流塵揚手敞胸,寶劍出鞘,映銀色月光,射出澎湃之劍勁,端有「萬丈雲波」氣象。一招過後,拾劍名家稱對雲濤("藏頭之 輩")的劍予以極高之評價。 虛字訣·虛無縹緲 「虛字訣」絕招,武癡曾以此招二殺邪帝於日邪村,並留招名。此招亦為沐流塵之代表招式之一,其「虛無縹緲」的名稱冥冥中暗示著一個夢想的開始以及回歸"虛 無"的宿命。 征途16回,不染凡塵三招比試之最後一招。裴千己率先發招,內元急提,雙足陷入地面三分,口宣武癡門號"武承一脈",沐流塵則對曰"萬武歸宗",頃刻之間 夢筆狂揮,在夜空中劃出紫色點芒。青衣氣勢開闔之間,金色武字翻旋,雙掌吞吐,力帶刀煞,正是「天外有天」;沐流塵御筆憑虛,紫色光柱中點化另一神異武 字,飄忽不定,乃為「虛無縹緲」。天字訣對虛字訣,天訣刀招掌使,是刀非是刀,飛刀亦回掌,虛訣掌力筆發,發掌不發掌,虛掌竟揮毫。武癡傳人之爭,兩人瞬 時被對方掌力震退數步,無不暗自心驚武癡絕式威力;艷羨之下,雲濤提議交換武冊,裴千己欣然 附和之。 整30集之後,沐流塵在屠殺武癡傳人--碰巧也是刀掌高手--金犀武座後,智流座上獨擁九天;不解其中奧秘,沐流塵遂與極道天權商定召集天下英雄以定九流 神位。以「虛無縹緲」掌力擊毀盤龍谷石壁,璀璨星空,龍首龍尾,詭計還是稱雄之途。 九皇座第28集,沐流塵得見紫蓮還真的米字印記,震怒之下追殺其於江湖荒道,一招天字訣之後,欲對暫敗的"陰謀者"施以虛訣極招,卻為突來的楓紅雪飄染所 阻。 兩集之後,智流之筆指向百世經綸一頁書。雲渡山上毀滅之源覆天殤忽然降臨,一頁書欲與智流一同抗敵,卻一掌被其所傷,覆天殤再贊一招「血劫紅月」。千鈞一 髮之刻,筆轉千鋒,身化千形,正是虛字訣掌力再現;一筆戳中一頁書,神僧震暴之即應聲而倒。 絕命33集,又是武癡傳人之爭,師兄長刀歸鞘,單掌橫立,凝氣抱一,雲濤亦收斂心神,雙掌翻飛;身中劇毒的師兄二人相同招式,同樣威力的「虛無縹緲」,衝 擊之力產生動人心魄的餘波。自己的經典絕招被抵消殆盡,神筆大吃一驚,體內原本抑制的躁動卻又時隱時現。 虛字訣·虛渡九空 九皇七度,為報白靄靈座之仇,雲濤智流巧設妙計,以受傷之武座,引妖刀大將蒼塚、鬼鰭鏢、飛梭空度以及異形玄掣入天火峽谷一舉圍殺。對上三名武癡傳人,幾 個過往,玄掣即借飛塵遁走,飛梭空度重傷而隨後,蒼塚、鬼鰭鏢正欲逃跑之際,沐流塵點筆懸空,單掌凝氣,招曰「虛字訣·虛渡九空」;話音未落,雙掌即推, 夢筆夾帶渾厚內力急射而出,後發先至,頓時崩穿二人,飛血漫天。 虛字訣·虛返其實 虛字訣之一招,與蜀道行決鬥之時,沐流塵以此招配合「天絕俱滅」,五訣合併;根據招名推測,「虛返其實」含類似道家"綿裡藏針"之意,威力更銷金蝕骨。








征 途15集,沐流塵三劫解蒼生詩號響起,一筆幽光將鬼僧擊斃,宅心仁厚的裴千己也因此脫困。個人推測,鬼僧死狀慘極,化作枯骨,似乎暗示「虛(偽裝、軀殼) 返其實(本質、骨骸)」的本意。 地字訣·地一歸元 試探劍君之戰中,劍拔弩張,雲濤分析八風劍法路路截然不同,隨即手捏劍訣,星芒點映,雲曰"武承一脈,萬武歸宗",弓步淺挪,寶劍立於劍鞘十字飛轉,劍君 見狀頂層無弦劍出,劍以人為心,向大地劃圓。眨眼間,劍君、雲濤懸立在寶劍之上,相同之劍意,「劍武」「地一歸元」原都是武癡絕招。突然,沐流塵現出真 身,中止了這場比鬥。在皺眉劍客離去後,雲濤作驚人之語,言劍君武功在金犀、白靄之上。 九座33集,與蜀道行之訣,沐流塵知對手非凡,點筆為劍;身形亦飄然有如雲端,沐流塵藍劍一出,神鋒抬頭,足頓地之刻,劍氣飛射。蜀道行以刀鞘擋之,居然 安然無恙。 地字訣·地化星雨 地字訣之一招,與蜀道行決鬥之時,沐流塵以此招配合「天絕俱滅」,五訣合併。此招曾為習劍的冷非顏使用過。 天字訣·天外有天 九座13集,歸心淵內一片死寂,沐流塵欲殺落選九座的金犀。金犀砰然心跳之間,怒上眉山,掌力如長江決堤,一發不收,反觀雲濤夢筆點掃,袖風揮灑,游刃有 餘。金犀霍然定立,武癡刀法灌注於雙掌之中,沐流塵也暗提內元,浮筆當空,競飛身立於其上。須臾過千載,金犀得聞「天外有天」大名之後,噴血而亡;沐流塵 立於武字卷軸之下,山光流轉,將其臉色照得忽明忽暗。 十五集後,沐流塵代表身中磷菌眾先天怒擊紫蓮還真,兩條人影,藏匿、攻守、變位!筆風飄渺,隱現樹林之間,素還真正面披扇以擋,背後夢筆帶勁逼來。神人無 奈之下,突然躍上空中,全身散發異邪之氣,凝聚死亡之黑色妖氛,乃斷水泓·仇無恩之「極度邪殺」。沐流塵斥其"旁門左道可嘆",當即運動真元,金光流射, 覆手間武字浮現。兩道宏大氣勁衝擊,卻見金芒擊散邪功,武癡絕學確勝一籌。 三三之局,雲濤夢筆狂毒發作,言道武癡傳人只能有一人,隨即指尖抵劍,倒拈玄空,銀亮的星芒點閃如螢火蟲照著劍者慘敗的俊容。蜀道行無奈之舉,一聲道出 「天意難為」,接著長刀半出鞘,引刀氣裂地。天外有天,天意難為,昔日裴千己捨身救世之招,此刻同門相殘,以劍使刀,刀不認劍。劍者連發劍氣,如激光顫動 撕裂當空,與靛雷般的刀氣在激盪之後消於無形。 劍武 擊殺金犀武座後,沐流塵在歸心淵內凝神觀視三先座收藏的"武"字卷軸,道出此軸既是武癡絕學之"人字訣"。所謂"人字訣",並無修習口訣,全憑習著領悟能 力,從鐵佝銀劃之"武"體會其中奧妙。沐流塵閉目沉吟,待天光乍曉,忽然手捏指訣,揮環抱缺,氣勁隨發,乃是策衍靜悟數載之絕學"劍武"!劍指縱橫之間, 磅礡之氣激盪歸心淵內,競將山洞震塌、瞬間化為廢墟。 烙骨摧元 天字訣·天絕俱滅 驚愕蜀道行刀招劍使,精湛入神,受傷的沐流塵百感交集引得磷菌發作,產生幻覺;無奈幻由心生,眼前一幕幕竟是師尊臨終前掛念蜀道行之聲聲嘆嘆!自尊受到打 擊,於是四無八荒浮現腦海,嫉妒傷痛悲憤交雜在一起。沐流塵放命一搏,隨即發咒念玄,形骸浮現,乃是烙骨大法之「烙骨摧元」,詭異咒文引地氣萬靈將內元提 升數倍;轉手四無藍劍一出,於夜空中快速旋轉,光華詭譎,一劍化四!沐流塵黑氣籠身,右掌掀動,左捏劍指,竟以「地化星雨」「虛返其實」配合「天絕俱 滅」!蜀道行一番喃念之後,也隨即應招。 沐流塵合併武癡絕學天字訣絕凜刀煞、地字訣宏大劍氣、虛字訣無端掌勁、玄法訣詭異術力以及人字訣至極劍意於一招,只見巨型"武"字灰白如骨,一反常態帶有 死亡之象,懸浮空中。忽然一劍化四,巨字碎裂,飛射而出,破壞力天崩地裂! 誰知對手一刀千鋒,鋒鋒對準五訣中之破綻,沐流塵隨即被巨立擊中。一刀之殺,加上烙骨摧元反噬之力,雲濤夢筆沐流塵筋脈盡碎、肝腸寸斷、劍毀,人亦伴隨著 無盡的悔恨與絕望倒落塵埃。















人物評析:沐流塵,當我們還年輕的時候 坐看雲起時 霹靂刀鋒24集,雲濤夢筆沐流塵翩然現身不落風






塵,詩云:「黃菊枝頭生曉寒,人生得意酒需乾;風前橫笛斜吹雨,醉裡簪花倒著冠」。













焚星洞之局,平風造雨對 上生平最強的敵人,然而音容宛若,卻是虛無縹緲之影;空空幻幻,目光言語卻皆能體察冷暖、洞徹春秋。四無君雖未露敗像,從容而退,可遙想方寸之間無不影射 世局,不由得心瀾微動。略顯疲態的軍師攜同天之翼、絕燁踏上仙境之地拜訪舊雨,隨後觀眾也眼前一亮。 殊勝天敗亡後,天嶽軍師儼然天嶽之主,地位尊崇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四無君虛心請教的對象又是何方神聖?況且,眼前同樣青灰筋脈凸現之靈人對四無君旁敲側 擊、綿裡藏針,先嘆故友心境大變,再是質疑冥界血統論直到天岳肅清計劃,與其說是好友,言談之未盡玄機直追清香白蓮。不過最好,沐流塵還是顯露出對中原第 一智者的興趣。 隨後沐流塵為四無君做了若幹件事,一是一招未出而奪屍根,二是兩次三番調停天嶽與邪能境爭端,並引見了邪能境之坑窪臉極道天權尊者,以及在第一高僧破石蓮 而出後探視洛陽湖,捕捉到宇宙之眼第一道者的身影。未曾逾越旁觀者的身份,夢筆閑雲野鶴,以一種深不可測的姿態超然於天地門-天嶽-邪能境的亂相;他是在 等待什麼?還是真正於江湖之事了無牽掛? 在不落風塵的談話中,平風造雨最後總結道:「四無君平生有兩件事最幸運,第一,雲濤夢筆不是四無君的敵人;第二,素還真不是四無君的朋友。」 這個溫婉中略帶賞識的評價似乎使剛出關的好友頗為受用,識趣的智者一下就找到了剎車的時候。而四無君大概也沒有想到,世界上還有遙遠的山谷叫盤龍谷,那裡 有一個絕頂智者才能享有的座位--在自己死去25集後,生命中最好的朋友以天下第一智的身份登上寶座,仰望九天浩瀚的銀河。 滄浪之水 天地門龍腦再出,四無君抽身幕後,紅與藍交鋒中,雲濤冷冷觀視,是謂"不染凡塵"。征途十三回,武癡傳人裴千己發動絕世之「天外有天」,氣衝霄漢,九天凝 華,神異之景象驚動了偽身儒怪的正一天道傳人行天師,以及神秘的雲濤。兩人遂以訪客身份拜訪裴府,言語之中稱兄道弟,虛言數十年交情。青衣老者、儒門怪 客、華服筆生,三人言以空虛,互相試探,以無對無,表面上成為了至交好友。 兩集之後,葉口月人挾制鬼僧,狙擊裴千己,竟使其受傷。裴千己欲再發武癡天字訣極招,卻忽見一道青紫氣勁襲入,中招之鬼僧立成枯骨,沐流塵新裝現身,以武 癡絕學虛字訣傳人身份出現。 這一筆徹底劃開了沐流塵僅作為冥界天嶽四無君助力之幕障,武癡傳人這個神秘的身份,究竟為何?勁裝之雲濤第一場比拚的對象便是自家人,天字訣傳人裴千己; 一個以掌為刀,一個筆發掌功,值叫人稱奇。青衣有傷在身,沐流塵卻是生力,結局則是五五之數、平分秋色。是虛訣傳人不敵麼?顯然不是。隨後,虛訣傳人便 與"同感"的天訣傳人交換武冊,而分頭調查葉口月人。雲濤沉吟之下,並未把王隱長久來對外星人所知告知青衣;但隨後青衣與神秘女子九幽交手,「天字訣」第 一招頃刻被破,烈性之裴千己喪身,恐怕也是握有天、虛二訣之人始料不及。 而沐流塵也遇上了替九幽的賣命仔虎王,劍指刀鋒,卻無法取勝。游染青衣犧牲後,葉口月人從其懷中搜查出「虛字訣」一本,而翻看武冊,隻字全無;無論這是武 癡留下的原本玄機,還是沐流塵、裴千己任意一人對絕學的保護措施,或者是陰謀;雲濤夢筆給人留下的印象只能由虛字訣的招式來形容,就是「虛無縹緲」。虛是 虛偽,還是虛隱,還是終成虛妄,則無人解答。 在沐流塵用心明晦交轉的同時,四無君巧計連施,詐死天絕谷,附身百朝臣,和卸裝的一頁書大唱雙簧,伺機挫敗青陽子開啟鬼樓的計劃,最終完成殺素之目的。















而雲濤在四無君墓前舞劍,引來王隱感傷一番,兩人遂痛飲,以澆塊壘。在我看來,延續征途時期他三人感情的是他們少年時的記憶。這記憶的內容可引詩句,曰: 「少時撫劍獨閑遊,披霜臥萍州;隨流飄蕩,任東西、情休休」。記憶總是美好的,少年閑游、舞劍論道、指點江山;因為江山是任何故事的背景,人在遠處眺望更 有有傲視天下的雄心壯志,而斗轉星移、物是人非後,當少年具已涉入險灘,藉以利刃奪天下之時,一切理想可曾如願?還是變得令人作嘔?矯飾?殘酷?不擇手 段? 把一個個孩童訓練成面無表情的的殺手的四無君,翻看師尊手札而暢想九皇的沐流塵,以及翻在問俠峰聆聽俠刀的八荒盡無刀者,在某個交錯的瞬間,他們的志業還 驚人的相似麼?霸世、亂世還是救世?他三人一段時日內的分離不是沒有原因的,這貌合神離恐怕還是來自內心深處的遠行,而記憶被成人後的現實暫時覆蓋,一切 只道是「從頭細書,自揮灑、意悠悠。」 一朝勢落如春夢 征途31集,這場萬里征途結束之前,雲濤夢筆留招夜明峰,召集武癡傳人現身。其中三先座是他在旁觀九幽毒對金犀、白靄後主動結識的,策衍先座因為對平風造 雨的忌憚隱身石棺之中。鬼樓已破,群鬼當出,妖刀界、鬼樓之主、葉口月人三方達成協議,共同對付中原以及全體武癡傳人。此時,聚光燈一下從鬼樓之變、所謂 玄空血劫,轉向武癡、邪帝之爭,10集之內,變數連生。劍君領悟"劍武",終結藍羽神話,卻拒絕"武癡傳人"的名號;策衍現身,留名夜明峰,怒對宿敵邱霍 蛉葉,導致三先座全面暴露,白靄死於妖刀之下。柳無色留"俠"字,王隱捐軀,俠刀擊沉夜明峰, 冷非顏以素還真之軀再現,而航谷風師門慘滅、絹刀則被九幽打下斷崖生死成疑…… 雲濤夢筆巧取「天字訣」,與極道天權收集之「玄字(法)決」加上烙骨大法,會同原本就有的「地、虛」二訣,轉瞬之間,武癡五訣得其四。在發現武癡絕招可以 合併的同時,沐流塵的注意力顯然不是擊破葉口月人--當然,暴露武癡傳人、使得其一一身亡也決不是他的本意。直到九皇座的出現,沐流塵的雄心才完全顯露: 九龍力量的神話。 金犀落選九皇座,令沐流塵完全放棄對武癡傳人的幻想,於是金犀被殺。金犀被殺的理由是什麼?個人認為,除了邏輯的理由,譬如金犀和四無死敵策衍的關係、金 犀參與逼迫王隱暴露身份、金犀是大嘴巴,等等之外,或許還有一種非邏輯的理由:金犀和沐流塵是兩種完全相反的人。衰老、妄自尊大、心無城府,這些都是和智 流截然相反的特徵。我們不難理解,在某種程度上洩氣的沐流塵,要殺一個好友死敵的幫兇,一個另人不爽的老朽。 金犀臨死還激賞天字訣的威力。








而沐流塵在摧毀歸心淵的那一霎那,流轉不定的眼神究竟在說什麼。 雲濤夢筆的最大夢想終於成為將他送入地獄的夢魘。積極促成的九皇座並不能賦予人偉力,而是試煉武者的一種刑罰--通過考驗的人才是偉力的最終擁有者。 身中磷菌的智流常常失落於幻覺,一道道心防的突破,然我們得以看到褪下虛偽的智者的內心。值得玩味的是,沐流塵中毒發病後第一件是並不是陰謀詭計,而是公 開審判有惡鬼附身嫌疑、即使沒有惡鬼附身嫌疑也行事詭異如惡鬼的素還真。素還真將計就計,以邪派招數應之,而當時沐流塵言道: 「旁門左道,可嘆」 ,遂以天外有天擊破。我覺得此時的他已經開始幻覺,言談舉止之中,驚世之威力已並不重要,而重要的是以正義的姿態對惡魔處以末日裁決。他應該明白,他追求 的是武癡傳人,還是驚世威力;驚世威力也許需要抹煞良心才能取得,而武癡傳人,換言之就是正義的路、救世英雄,也許才是少年時的夢想。 於是我們看到沐流塵幻見四無君、王隱對他的不滿,他或許隱隱感覺到,道路其實是矛盾的:少年時的雄圖霸業為得的是理想,而完美的理想必定出現英雄與俠義。









當一步步、堅忍地逼近霸業的時候,理想已成為慾望的附庸;當慾望破滅之時,才發現,"抵達"只是幻覺,成功的同意詞,是與正義和良知漸行漸遠。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鏡子,在攻打血濤詭異時,他從病入膏肓的玄武、天章身上窺見了自己慾望的肆意,無法控制。智者在打碎虛妄的假藥後,選擇於覆天殤合作。 九座三十集,沐流塵偷襲百世經綸一頁書,導致其被覆天殤所擒,禁於涅盤波羅。 九座三十三集,沐流塵發狂搶奪天槐木,被師兄蜀道行所阻,激戰之中,五訣強制合併,烙骨之力反噬,最終命隕與一刀之殺下。 氾濫慾望的無法滿足,使得各種情緒一洩千里,最終無法自制。也許晃忽之中,少年時的場景歷歷在目;四無君一生運籌帷幄,一子算錯,王隱為阻外星人亂世,為 信念而犧牲,當年的少年夢想,究竟完整保存在何人的身上? 沐流塵人無大惡,為何得此報應? 「虛字訣」的傳人,是虛隱的遁世高人,是虛偽的狼子野心,還是終落入無盡的虛妄? 浮塵不再飛揚,夜雨傾瀉,壁空如洗。雲濤夢筆沐流塵倒入師兄的懷抱。 九皇座三十五集,神淵佛者產生抗體,佛劍分說行殺羅漢之儀,終成正果。 九皇座三十七集,天槐木與活捨利靈力互通,開出金色之花,內有解藥。 清香白蓮素還真將此花命名為「九皇卉」,以為此付出甚至生命代價的前代段章甫、莫長鋏眾人,以及神淵佛者等九皇座人選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